从一代利剑到军校教员,再回到硝烟战场,他无愧Z国军人

2019年3月20日

👀 328万

今日头条

8千

6.8万

3月20日
南宁市
从一代利剑到军校教员,再回到硝烟战场,他无愧Z国军人
第一章

  1937年8月,上海罗店,一个河汊纵横,小桥流水的江南小镇.

  天上的日头毒辣辣的烤着大地,地上如潮水般嚎叫着向国军11师238团阵地疯狂进攻的日军第二师团121联队大约有两三百人在一个脑袋上绑着白底红点布条的军曹带领下,如饿狼般扑向国军阵地。对面阵地上的国军好像被打光了,除了东一块西一块的尸体残肢以及炮击轰炸后还在不停燃烧的老树杈外,几乎没什么活物存在了,那个日军军曹显然受到了这种情形的鼓舞,将手中的东洋刀向前一指,扭头对后面那些穿土黄色军服,戴着网状钢盔,端着比他们个头还长的三八大盖的日军士兵吼道:“大日本天皇的勇士们,支那军不行了,快冲啊!”后面的日军士兵跟打了鸡血似的瞪着血红的眼珠狼嚎般地冲向国军阵地,看那架势象要把阵地上仅存的活物吃了一样。就在这群日军士兵冲到国军阵地差不多五六十米的时候,对面地狱死静一般的阵地上伸出了无数只手,这些沾满泥土和血污的手齐刷刷地向前一伸便将手中的物事抛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如黑鸦般落入那些狂叫着冲上前来的日军当中,伴着一阵阵爆炸声,被炸着的日军如同风筝向上抛去,又重重地摔落地面,没被炸着的日军还没等回过神来,当即被对面象狂风泼来的子弹击中倒地。受伤的日军象杀猪般的在地上翻滚,后面没死的日军丝毫没有犹豫的意思,伸着头瞪着眼朝前冲来。这时对面阵地上跃起一个大汉,大汉头上的帽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圈绷带,整个人跟从泥里捞出来的一样,只有领口上的三颗银星在太阳下闪闪发亮,那大汉三十来岁上下,个子老高,比对面冲过来的小鬼子高出老大一截,手上拿着一把大砍刀,口中大声喊道:“弟兄们,给我杀!”

  顿时,从阵地上跃起无数国军战士端着中正式步枪和大砍刀呼喊着扑向日本鬼子,那大汉更是勇猛,用大砍刀一个箭步上去就把一个矮小鬼子连人带枪劈成对开,污血象喷泉样溅了大汉一身,旁边一个鬼子军官趁大汉料理矮小鬼子的空挡,嚎叫着举着把东洋刀劈向大汉,大汉听得耳边有刀风,不及回头,拔出腰边驳壳枪,嗵 嗵两枪把那鬼子军官撂倒在地,周围国军战士与鬼子已经混战一团,各种武器的射击声,刺刀扎进人体的沉闷噗噗声,钢铁之间的碰撞声,国军和鬼子两边都杀红了眼,地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和被砸碎脑袋流出来的东西,那大汉的大刀所到之处鬼子不是脑袋掉地,就是胳膊大腿给卸掉了。剩下的小鬼子见这个大汉领口上的三颗银星,估计是个国军的军官,便一股脑儿的围了上来,一时间把那大汉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只见那大汉面无惧色,对着小鬼子该砍的砍,该剁就剁,抽空拿出腰边驳壳枪一阵嗵 嗵,鬼子虽然人多,但也一时奈何不得。大汉手下一个胖子少校一看大汉情势不妙,立马扯开嗓子大喊道:“快,弟兄们,团长给小鬼子缠住了,冲过去引开鬼子啊!”胖子少校一边喊着,一边带着三十多弟兄朝那大汉这边杀来,本来那些鬼子已经被那大汉的鬼头大砍刀给招呼的心肝颤颤的,一见后背又杀来了一帮不要命的,立时心理防线崩溃,不管什么武士道精神,天皇万岁了,回身就跑。胖子少校看鬼子跑了,想追上去杀个痛快,那大汉立马喊道:“大刘,不要追,小鬼子滑的很,快回阵地上去。”那胖子少校没办法,悻悻地带着兄弟们回到了阵地上。

  那个挥刀痛宰小鬼子的大汉就是国军11师238团上校团长马煦,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南京人。此时他已经率领他的238团2000多弟兄在罗店西北翼抵御从川沙登陆的日军整整三天了,2000多兄弟折损大半,手下三个营长死了两个半,加上特务连,山炮连总共11个连长挂了8个,有几个连打得班长都当上连长了,现在能拿枪战斗的人员加上团部参谋,文书总共已经不到1000人,可上峰在一天当中接连三次命令他必须在阵地上坚守五天,援军马上就来,还说什么除了给人以外,其他的马煦要什么给什么。

  马煦在心中嘀咕:鬼才知道援军什么时候能到呢?什么要什么给什么,没人有个屁用!不能再怎么打下去了,要照这么下去,手头的1000来号人用不了一天,就算这1000来号国军将士个个上有佛祖,上帝,真主保佑,下有金钟罩铁布衫护体也照样玩完。

  马煦想到这里,心中一凛,立马扭头朝身边的胖子少校说道:“刘小磊,快通知各营,各连还没死的头头马上到团指挥所来!”

第二章

  胖子办事效率相当不错,等马煦赶到指挥所的时候,各营连没死的那些头头脑脑已经到了,他们看团长来了,想站起来敬礼,马煦大手一挥示意不必,径直走到他们面前清了清嗓子道:“各位兄弟们,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虽然在这里坚守了三天了,但我们团已经折损了大半,新兵一时半会儿又补充不了,援军还得两天后到,大伙儿给说道说道,以后这仗怎么打?现在虽然是傍晚了,我们还得提防小鬼子趁黑来摸我们的阵地。”

  “要不我找上峰给你弄两门15公分的重炮来?”马煦说道。“也不行,鬼子军舰多,炮更多,我要不开炮还好,一开炮,鬼子知道了方位,那些舰炮飞机还不一股脑儿的砸到我这儿,这15公分重炮又这么重,哪能说跑就能跑的了呢?”张二成作为炮兵专家提出了异议。

  “非也,”说话的是238团参谋长丁宁,丁宁,浙江人,大学生,还留过洋,面目清秀,皮肤白净,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要不是穿着一身中校军服,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教书先生呢。不过这位先生能耐不小,精通日语,没见他上过什么正规的军事院校,但制定作战计划连出身黄埔的马煦也深为佩服,那个地图画的那叫一个工整,连前来指导工作的德国军事顾问都翘大拇指,这德国人以挑剔闻名,连德国人都翘大拇指,那还了得。不过马煦对他有点不放心,有时候怀疑他可能是军统的人,对他的意见不大听得进去。

  “依卑职的意思,日军军舰虽然船坚炮利,但现在这些军舰为了支援日军登陆,离江岸很近,我看可以先派人去侦察一下,再作打算。”丁宁显然感受到了马煦的态度,说话比较谨慎。

  ”那你说说怎么打算?“

  “好,我看行。”马煦立马拍板。丁宁的意见与马煦心中的方案差不多,其中心思想就是把大炮上刺刀,拉到鬼子鼻子底下打,就算打不死他也得打疼,打怕他,不能让鬼子这么嚣张。

  “是。”山东大汉翟大平一个敬礼,马上出去布置晚上的侦察任务去了。

  马煦回头吩咐手下军官各就各位,不要麻痹大意,放松警惕以免中了小日本趁黑夜偷袭的招,还要求他们在晚上随时准备晚上的行动。

第三章

  翟大平倒了一碗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用袖口抹了一下嘴:“团座,我带了二个弟兄趁夜色摸了进去,鬼子上岸后在江边扎营了,我们三个从他们的空挡中溜过去,发现川沙江边停着几十只小驳船,远处还停靠着几艘大军舰,从军舰上的亮光我估摸着大概有七八里地,江边鬼子的防卫不这么严密,我们回来的时候还顺手捉了个鬼子军官,我看不像我们以前见过的那种鬼子军官,身上披的皮不一样,团座你给瞧瞧。”

  马煦一瞧,这鬼子外面披的皮怎么跟以前的不一样呢?他以前看过的小鬼子穿的皮都是土黄色的,整个一个大蝗虫,现在在地上的这个鬼子穿的皮颜色很奇怪,蓝不蓝,绿不绿的。马煦眼珠一转,立马明白过来了,没错,这鬼子军官不是步兵,是海军!

  不一会儿,众人到齐。马煦对丁宁说道:“参谋长你给看看,这小鬼子什么来历。”丁宁将金丝眼镜往上推了一推,瞄了鬼子军官一眼,回头对马煦道:“团座,这是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军官,看军衔是大尉,待我问问他。”说完就朝鬼子叽里咕噜的说起来了,只见那鬼子军官的脸上的神色由惊讶转为疑惧,到后来额头上都冒出黄豆大的汗珠来了,看样子参谋长吓得他不轻。

  “好,张二成,你把你的家底全带上,我和翟大平,丁参谋长带30几个身手好的弟兄跟你们一起行动,大刘你带着特务连其余的兄弟们先出发,在老翟他们刚才的路上潜伏下来,等我们的信号,一有信号,马上掩护我们行动和断后。其余各营密切注视正面鬼子动向,努力保证阵地不丢。明白了吗?大刘你的位置很关键,我把团里的6门82迫击炮和8挺马克沁重机枪拨给你们,再给你们12挺捷克造轻机枪,带足弹药,必须给我守住五小时。”马煦咬牙切齿地命令道。一看腕表,已经10点20分了,8月份的夜晚时间短,要是磨蹭到天亮,鬼子飞机一出动就不好办了,必须得在天亮以前完事。

  “你别给我耍嘴皮子,你能否顶住,关乎我们团的生死存亡,你顶住了,我们就能延缓鬼子的进攻,否则我们就全军覆没。所以我不要你的那个夜壶头,我要求你必须钉在阵地上,哪怕打得只剩下你一人。”马煦斩钉截铁地说道。胖子一见马煦满脸严肃,立马敬礼转身跑出去布置了。

  “没问题,我们把炮拆了,每人扛身上,其余带炮弹,到地儿了装上就可以开炮了。”张二成这次好像不是到鬼子鼻子下拼刺刀,而是去郊游。

  “就这么的,兄弟们马上去准备,30分钟后出发。”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 继续免费阅读全篇~~~高潮不断